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果的事

........漫无目的的美好生活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  

2008-12-13 14:58:51|  分类: 在别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周的一周一脚印不小心跑远了,竟然一脚迈到江西婺源。

第三次走进婺源,这次的目标是:长溪、石城。

加上之前走过婺源的东线与北线,堪称最美乡村的婺源风景,一个不落全入我眼。

 

住在南方的南方,四季气温变化不大,四季景色的交替也不大感受得到。

所以当随风说起到婺源看红叶时,我脑海里呈现出红叶片片坠落的景象,浪漫且落寞。

这一行程,完全因那心中的红叶情愫而起。

 

经过几天的谋划,我们的路线是这么走的。

午后大家在婺源赋春镇集合,包车往长溪乡,当夜宿长溪乡。

第二天看长溪日出,于午后徒步至石城,全程大约13公里。夜宿石城。

第三天看石城风光,午后坐车往景德镇,行程结束。

 

这两年来婺源的名气大增,一说起婺源,大家想到的,都是3月的油菜花,黄灿灿的,满山遍野。

彩虹桥、小李坑、江湾风光等,已经成了婺源景色的招牌。

长溪和石城,对走过婺源的许多人来说,是相当陌生的两个乡村名字。

它们既没樟树,也没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地。景色完全有别于婺源的其他村庄。

 

长溪乡隶属婺源赋春镇,赋春镇位于婺源县西南部,西邻景德镇。

长溪乡位于山坳之中,交通十分不便,乡村原貌保存完好。

我们去的时候,赋春至长溪乡的路还没修好,明年应该能开通,但长溪乡大概也要收费了吧。

 

我们在赋春镇包一小面包车,一路颠簸到达长溪已是下午3点。

那天天气相当好,阳光明媚,天蓝得透亮。一件内衣一件充锋衣竟还有点热。

午后的乡村安静得很,放眼望去,只有一头牛一个农夫在地里干活。

山脚下一棵颇高大的树,叶子未红透,带着点儿黄。这就是我们不辞千里奔波要来看的红叶吗?

这里的一切跟想象中景色着实有着太大的差距,顿时心中腾起满满的失望。

 

既来之则安之,首先得找到之前联系好的戴向阳的家庭旅馆,把背包扔下再慢慢逛。

这一路进村,倒是遇到不少游客,老少兼有之,人人或挂着或端着部单反相机,

长枪短炮,一个比一个专业,象是身怀绝技的各路好汉相约此地举行摄林盟会。

这一景象让我稍稍心安,既然有这么多色友聚集此地,想必此村定有其惊艳的一面。

 

长溪红叶被众多驴友、色友所知晓,这要归功于此村村民——戴向阳。

当婺源大力发展旅游业精心打造中国最美乡村之时,长溪仍是偏僻闭塞的小乡村,无人知晓。

前几年,这位戴老表,拍了几张长溪村的红叶和乡村照片,并写了详尽的自助游功略,

发表在网上各大旅游、摄影论坛。长溪村从此出现在秋末婺源的旅游推荐线路中。

不管怎么说,很多人来到长溪村看红叶,手里都持有戴向阳的那篇攻略贴子。

尽管在我离开长溪村之时仍未能见到此人(接待我们入住的是他家亲戚,说是戴老表有事不在村里),

尽管我只在他家老屋渡过寒冷的一夜。

但从很多细节,例如向他购买明信片他可代邮,还有在村里组织起大型手机集群网,

诸多方面可看出此人颇具经济头脑,颇懂多渠道经营策略。

有必要说明一点,到长溪村不必担心住宿问题,

这个村虽小,却可以借宿各户农家,可以在主人家用饭,价格都很公道。

 

长溪村有着与婺源其他乡村相同的建筑格局,伴着小溪,一边是住家,一边是山野良田。

小桥流水,精美木雕,徽派建筑,这都是婺源乡村的特色,

一切显得安然恬怡,丝毫不被我们这些外来人所打扰,时间在这里也变得缓慢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青菜被齐齐整整码在竹竿上晾晒着,准备收起留着过冬。

夕阳斜照,乡村人家各自忙碌,洗菜、杀鱼,准备膳食,简单却认真。

日子是这样安好,生活显得细密绵长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我们爬上小山头,落日余晖下的长溪,吹烟袅袅,白墙黑瓦,真象一幅乡村水墨画卷。

今年气温冷得晚,叶子还没红透已经开始掉落,

但这些已不再重要,尽管没有红叶坠落时,此情此景,亦如置身画中,不再遗憾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太阳下山,气温降得快,家家户户燃起火盆烤火取暖。

我们没在老戴家用晚餐,选择了另一户农家,因着傍晚经过他家时,看见女主人洗的香菇很是鲜嫩。

殷实的乡村人家热情好客,不一会儿就为我们准备好一桌饭菜,

我们把酒言欢,畅快淋漓。不知是谁,大碗大碗喝酒,却找不到大块大块的肉,嘿嘿!

饭毕出来,仰头望天,漆黑夜幕镶满钻石,密密繁星闪烁。我望见的那一颗,你是否也看到了?

室外气温摄氏2度,是这样的冬夜,寒冷让我情绪膨湃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天朦朦亮,房间外已经人声鼎沸,另一队住老戴家的客人已经起身准备吃早餐了。

木板房屋,隔音效果差,实在太吵,也只得极不情愿的从暖和的被窝里出来,

蹦蹦跳跳,鼓足勇气,冲向那山泉水,以极快的速度刷牙洗脸,

手指在瞬间麻木掉,回房间照一下镜子,还好,牙齿安在。

 

我们懒散的登上拍全景的那座小山时,好家伙!一排排的脚架散列在山头的各个位置,

许多高手肩上挂一部相机,脚架上支起一部相机,摆好角度,一个个严阵以待。

我们象是剧集里那些小角色,毫无实战经验,

脖子上挂着相机,站在山上左顾右盼,被冻得直跺脚。

 小山坳上种着白菜,叶子上的结霜尚未化去,倔强的绿着。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 太阳还在山那头,未被太阳光照射的长溪村,整个笼罩在霜气雾气里。

从高处望下,长溪村神秘却很安详。

那棵树,成了整个村子唯一的色彩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时间一分一分的消失,太阳一点一点的上升,

阳光终于越过对面那山顶,给长溪村投下一束初阳的色彩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太阳爬升,光线越来越强烈,地表的温度随之回温,霜气雾气慢慢散开,

长溪村的面纱一点一点的揭开,露出纯洁烂漫的面容,整个长溪村美得令人无法呼吸。

整个过程,宛若见证一个婴孩刹拿间长成少女,让人目瞪口呆,叹为观止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待到雾气散尽,已经接近10点,时候不早,我们恋恋不舍的下山,准备收拾完毕开始徒步石城。

下山途中,还是忍不住拍下那小桥流水,那片片落叶,还有那树丫上的稀疏残红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在昨晚吃饭那农户用过早餐加午饭,回戴老表家收拾行装,结了帐,开始了徒步之旅。

踏上这山路之际,再回来看一眼长溪,这个山坳中的小村落。

半红半黄的叶子,映衬着白墙黑瓦,一切自然天成,不带一丝刻意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沿着这样的山路,我们出发,时间是早上11点17分。

一路不断遇到从石城徒步过来的驴友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天气仍然晴好,在午间阳光的照耀下,比早晨温暖许多,甚至有点儿热。

走在这落叶铺满地的山间小径,空气弥漫着野草树叶的气味,天空蓝得发紫。

一行五人,脚步轻松愉悦,不为这未知的遥远和劳累而担忧。

越往前走,遇到越多从石城方向过来的驴友,个个气喘嘘嘘,都向我们打听要多久才能到达长溪,

我们总会鼓励的说,快到了,再坚持半小时吧。并询问对方已走了多少时间,以此确定我们的路程有多漫长。

这鼓励的话,随着我们越往前走,时间的长度越增加。

从石城徒步过来的人,远比长溪徒步往石城方向的多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在一个叉路上,我们未先辨别清楚路口,竟然拐进一小路口走入叉道,错了方向。

待到越走越不象路时,刚好对面山上有当地人,大声吼问,才知走错了道。

这一小插曲,耗费半个小时。

 

不断的上坡下坡,感觉越来越热,早上的红薯粥也消耗得差不多,体力慢慢下降。

2点钟,终于看到有一个小村落,我们决定于此村休息并吃个饭,再继续剩下的路程。

这个小村叫朝家村,属长溪村管辖,村落不大,与外界的联系就是沿着我们徒步过来的山路走到长溪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一个小时后,休整完毕,个个精神抖擞,继续我们剩下的路程。

预测着大概需要再走2个半小时可到达石城,于是加紧脚步。

冬天山里天暗得快,我们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石城。

仍时不时的有从石城方向过来的徒步者,也经常有从长溪往石城方向的驴友超越我们向前冲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其实这沿途风光都很不错,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磨蹭,不能半途停太久拍照。

下午3点多,光线特别好,令肤色泛着金黄。

随风与圈圈打前阵,我与蜗牛、文盲随后,

路过一片芒草地,半人高白花花的芒草在阳光下黄灿灿的,煞是好看!

这样的外景,最合适婚纱照。只有这么偏僻的地方,才能有这样好看的景色。

我忍不住飞奔过去,立于芒草中,身后一经过的色友也是大声喊着婚纱婚纱!可惜我连一块丝巾也没有。

没关系,红色的充锋衣也很上镜。蜗牛和文盲举起相机,让我好好过了一把明星瘾。

(此处省略芒草中的个人照若干……)

 

游荡于山野中,边走边啃生地瓜,那感觉,虽不至茹毛饮血的原始,

却有着与大自然最亲密接触的舒适,很是过瘾。

天色渐暗,路还没有尽头,大家沉默着赶路,溪水山涧在山脚下流淌,哗哗作响。

 

爬上那漫长的长坡山路后,看到几间老房子,我们终于到达了!

时间是下午5点30分,除去走错路和在朝家村的休整时间,我们用4个半小时完成这一路程。

以及后来才知道,由于我们是从长溪徒步到石城,即从后山进入石城的,不用经过石城门票收费站。

即是说,我们用4个半小时成功逃票,5个人省了125元。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到石城,我们住的是石城摄影之家,老板戴友诚,也是很有生意头脑之人。

戴友诚家新建了楼房,挂牌:石城摄影之家,并在婺源旅游服务网上介绍了自己的旅馆。

于是许多色友来石城都投奔他,他家门庭若市,秋末旅游旺季时他家住宿全满,

我们甚至被安排在他家对面的村镇府办公场所住下。

其实也不用担心住宿,村里还有许多乡村人家,也可以接待游客住宿的。

 

石城的住宿比长溪稍贵,长溪是每床位20元,石城是每床位30元。

石城属大樟山乡管辖,从石城到清华的路很好走,都铺了水泥路板,但班车车次不多,

每天只有早上8点多一趟车从石城往清华,假若错过那班车的话,就得搭石城的载客小巴,每位20元。

假如人多的话,例如我们5人,可在石城包小面的往清华或景德镇,费用250元(往景德),可托戴友诚帮忙联系。

 

话说我们住的村政府办公场所,那大院里竟有不少驴友搭起帐篷。

山里乡村,夜里实在冷,我们卷缩在被窝里,一边猜想住在那些帐篷里会不会很冷。

 

第二天早晨,文盲与蜗牛最先起来。

男生动作快,不一会儿洗刷完毕出发里,我与随风、圈圈还在磨蹭着。

待到我们打扮完毕准备出发时,太阳已经老高了。

更不幸的是,三人女生大概还没睡醒,一出门就走错方向,走到村子的另一头去了。

转回来时还又走错一个地方,文盲在电话里大喊:还不来,雾都散尽了!!

当时我还没觉有什么遗憾,等回到家里看蜗牛的照片时,

才醒悟没跟他们一道儿第一时间到景点已成我永远的痛!!!

 

等我们找到观景台时,太阳升得老高,许多色友已经拍摄完毕准备离开了。

我们没能象昨天在长溪那样看到晨雾中的石城。

但石城的村民很聪明,为了发展旅游业,为了制造最美乡村,在晨雾散尽之时,

全村村民约好在早上某一时间,家家户户燃烧谷草,制造人工仙境。

这也多少弥补了象我们这样迟到的游客的小小遗憾。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面对如梦如幻画卷,唯有不断的按动快门。

时间过得快,过不了多久,就连人间烟雾也慢慢散去,露出真实的石城。

 

全景图点击此处查看大图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全景图点击此处查看大图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全景图点击此处查看大图

他乡画卷—婺源长溪、石城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从石城到景德,再从景德到南昌。

回到随风的地盘,地主婆随风同学热情的接待我们,我们又一次到了分别之时。

随风送我们到火车站,一一拥别。

 

待到我登上火车安顿好,才回过神来,明白行程经已结束。

可我仍然恋着那亦幻亦真的乡村景色。

我与婺源的缘份未尽,我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