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果的事

........漫无目的的美好生活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优雅地老去-纪念章含之  

2008-02-19 14:59:29|  分类: 收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惭愧的说,对章含之的认识,除了名字和响当当的末代名媛的称谓,没有其他,更未看过她的文字。也是后来才知道,她是洪晃的母亲。

开始知道洪晃的名字,是以她最痛恨的称谓开始--某某某的前妻,呵呵。后来看了她的文字,觉得她是也算是个好玩的人,并且有着书香世家的家庭背景。

翻到这么一篇博文,转过来共赏。网易无法引用非网易博客的博文,我只好复制过来。线以下为转贴内容。

博文原名:我不想做的事儿,都发生了

博文作者:木叶

博文出处:http://muyemuye.blogcn.com/diary,13724934.shtml


 

“我不想做的事儿,都发生了”(文/木叶)

    当闻听章含之病逝那一刻,“优雅地老去”几个字闪过。而今,她连“老”字亦悄然撇下了。她的优雅蕴藉着诸多内容,有如上海空中的雪花,落在地上,便化作了水,那未化的慢慢堆积起来,静候着新的雪花和迟到的日头。

    上海是章含之所从来之处,而她的太阳和星月都在北京。渐渐于南方女子的精致之外平添了北方的大气,当然,还有些许政治气。

    三年前上海书展时见过章含之一面,我就从她面前走过,笑了笑,一同还有很多人在朝老人笑。她亦轻笑,卷册徐展,华发飘飘——那华发在不动时亦是飘飘的。

    至今她最知名的作品是《跨过厚厚的大红门》,一方面是她要跨进这红门,另一方面是跨出这红门。很长一段时间,章含之仅仅意识到自己写的这个四合院有两代人——父亲章士钊和她与乔冠华。其实这院中还有第三代:女儿妞妞,也就是洪晃。她一直觉得女儿在四合院的历史之外,因为洪晃少小便离开了这院子,回来时已一口的英格力士和满脑子的奇思怪想。

    章含之回忆说,在上海福寿园为父亲章士钊的铜像揭幕时,学者们认真肃然,临了洪晃却道,“我觉得我爷爷特别‘酷’,他我行我素,根本不在乎别人对他说些什么”,“我不喜欢老讲继承,我喜欢多讲创新”。老一辈闻言皱眉,中青年却赞赏有加。就在这点头摇头之间,章含之确认了这个四合院着实存在第三代。 每一代人都在造上一代的反,章士钊是反清的,而章含之又造了章士钊的反,“痞女”洪晃又造了妈妈的反……每一次都快刀斩乱麻,却又模糊得很。一反,再反,便叫做历史了。

    章含之曾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想干的事儿,一件也没干成。我不想做的事儿,都发生了。”

    她小时候想做话剧演员,父亲章士钊不同意,所谓,章家门里不出戏子。她断了念。那是较早甚至可以说最早的一个梦。很有意味的是老人晚年开始用英文写自传,正是因了英语的造诣,毛泽东叫她“章老师”。可惜自传未竟人仙去,尤其是她曾表示要自己将其译成中文的,断然无从实现了。

    朋友柳绦说,我们看到的章含之大多是通过她自己写的书,其实历史远比这个要辽阔,要枝蔓横生。那里有着她心仪的人与事,更有着她或不想或无意或不得不涉足之种种。我无言。

    末代名媛,这是人们最后对章含之的诸多称谓中的一个,甚是传神。然话说从头,她是一个不幸的私生子,大名鼎鼎的章士钊实际上是她的养父,这是真实的底子,一切光环一切故事均源自呱呱坠地的那一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