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果的事

........漫无目的的美好生活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  

2010-06-29 03:48:36|  分类: 在别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石桅岩,我愿做这里的一块岩石,或一棵山竹,

那么,就能每天都与溪涧相伴,与流水嬉戏,或以碧水为镜。

 

 

早晨5点,在沙沙雨声中醒来,有些失落,这样的天气该不该继续行走?

去吧,不管怎样,行走总是快乐的。在旅馆内心挣扎了一阵后,还是撑伞出门。

 

早晨的纠结让我错过了第一班直达石桅岩的车,不过纯朴好心的人们还是很愿意帮助孤独上路的女子。

他们告诉我,坐上前往鹤盛的车,在鹤盛下车后,坐电动三轮车可以到达石桅岩景区。

鹤盛下车前,车上售票大姐告诉我电动三轮到达石桅票一般是15元价格。

 

很顺利的坐上电动三轮车,时间一刻也没浪费。

从鹤盛到石桅岩景区的路程蛮遥远,绕山的上坡路倒是修整得平坦。

左边是山,右边是峡谷,很安静的早晨,连鸟儿都躲雨去了,没出来练嗓子。

雨一直下……

 

8点不到,以当天第一位游客的排名到达景区门口。

善良的三轮车夫给我留下手机号码,说石桅岩景区出口在另一端,到时若没车,可以打电话给他,他来接。

售票员还没上班,看门的管理员说:怎么这么早?还一个人?

这么早的雨天,还一个人跑这么远的景区,真是个奇怪的人。

 

一入景区,便对这一溪碧水入了迷。

据说这叫小三峡。我没见过大三峡,不知道它们之间有何相似之处,

但可以肯定的是,大三峡不会有这样绿如碧玉的水。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 

脖子挂着400D和G11,披着简便雨衣,小心护着相机,模样看起来有点滑稽。

可在这个宁静空旷的早晨,所有美景都是我的,有如梦游仙境,还会有谁去管我模样是不是滑稽?

别看着这平如镜的溪水,它却在某一处正湍急流淌朝我奔腾而来,听,那从远处传来那水击石川的声音,轰响凑呜。

两峰对峙,水中乱石被流动的溪水打磨得圆润光滑,石不为清澈溪水所掩,溪水因石块而动听。

绿叶簇簇,究竟是树丛染绿了溪涧,还是溪涧染绿了叶子?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
水与石,是楠溪江的灵魂。

石块砌成的桥、栈道,清碧的溪涧,构成这个灵动的世界。

这个独自漫步雨中的女子,把脚步放得很慢很慢,去看去听去记录。

时而还停下来,透过雨丝,细细端详对岸那微黄的颜色,原来,是竹林。

到了收获竹笋的时候,是不是竹叶就黄了呢?这一点点的斑斓,点燃这个纯色的雨天画卷。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 
 

那些叶子,很低很低,临溪揽照,玉影绰绰。

雨丝飘落叶子上,当叶子不堪重负,或是一阵微风过,抖落一溪泪珠儿。

溪水,以温柔的怀抱,接纳水珠儿的回归,带着它们,悄然向前,奔向下一段路程,迎接石块儿的亲吻。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 
 

雨,没有丝毫想停下来的意思,反倒愈下愈大,单薄的雨披照顾不了相机了。

镜头常常被飘扬的雨点打湿,在取景框里幻成一个个水晕,为拍一个景,常常要擦拭镜头上雨水。

最后只好把雨伞也撑起,此时,恨不得多长一双手,好一双手撑着雨伞拿着纸巾,另一双手端稳相机按下快门。

绕于山尖的,那氤氲的云雾。真的很美呢,这云雨覆盖的画面。

我是在人间吗?
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
路过乱石滩,看到一座黑褐色的岩体,巍峨耸立,立于它之前,会有一种叫做“渺若沙尘”的感受。

行程最后,才知道这一岩体就是石桅岩。石桅岩的岩体是火山爆发形成的熔结凝灰岩。

 

岩体山腰绕有一圈栈道,岩体之下是一潭墨绿溪水,我该从哪个方向前进?

攻略上有人说过石桅岩这一程,有两个地方需渡船,可走将至此为何我一次也没渡过?

看见那头有船,旁边亭中有人躺着闭目休息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船夫?

抖胆上前脆声相问:您好,请问我该往哪个方向走?

传说中的船夫指着栈道的方向,示意我往上走去。
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
顺着栈道的方向慢慢走,你会发现,随着高度的变化角度的变化,刚才那一潭墨绿色的溪水,颜色变得青翠。 

那浅滩上搁置的两般木船,是不是用来渡客的呢?

为何我又需要自己跋踄,船夫不渡于我?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带着疑问继续登高,越往上走,景色越美,小桥流水独木舟乱石滩和葱茏树丛,皆于我之下。

此刻庆幸之前未坐船却是徒步而上,才不至于错过这场惊艳。

那豪情气概此刻达至沸点,快乐得大吼一声,声音却在瞬间被旷野吞没。

栈道最高处,有一个风雨亭,我脱下雨衣卸下背包,一身轻松,

往下一揽湖光山色,往前凭眺雾绕岩尖,放眼所及的美丽,都深印我脑海。

感受那一隅静谧,一份宁静的快乐随着空气经由呼吸进入我的身体,通过血液流淌遍及全身 神经末梢。

我盘脚而坐,耳边有飘雨细微的响声,闭上双眼,想象自己是那山尖的雾,是空中的飞鸟,详和快乐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感觉山脚下有人群的声音,往下望,原来今天第一支旅游团队到达此处,此时已是中午11点半。

细看之,发现在导游的安排下,众旅客上船,绕着石桅岩体,船夫将他们渡往另一处,

他们没有登高望远,错过了这岩峰之上的好风景,众游客若知,会不会弃船而登高呢?

 
 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 

从石桅岩栈道顶端蜿蜒而下,时而有游客从后方超我而过,此时的景区,不再寂静。

小雨仍淅淅沥沥下着,不少与我一样端着相机的游客,是否也与我一样希望多长一双手来撑伞呢?

漫步在潮湿的石块小径,流水潺潺,美景如画,让我彻底爱上这一场春雨。
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
从另一个角度看石桅岩,方明白,来时路,是绕过这块巨大的峰岩,在它之上,可望见最美图画。

而它,亦是整个景区的标志——石桅岩。

走出景区另一端门口,整个灵魂仿佛被洗涤,轻松安宁。
 

石桅岩,不能错过的美丽!

 
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 
 
不醒四月—楠溪江之【石桅岩】 - 如果 - 如果的事
 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
这一篇游记,在我草稿箱里搁置了很久很久,每次打开敲了几个字,又存回草稿,一直不能完成。

因为,我知道以我的文字,根本描绘不出它的妩媚。

以博客的编幅,亦容不下更多的图片,选择与割舍,成了我无法的纠结。

挑挑拣拣,舍之弃之,选出部分图片,拼凑几段文字,虽不精致,却令我在回忆中又走一趟石桅岩。

感谢这场春雨,感谢美丽的石桅岩。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5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