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果的事

........漫无目的的美好生活........

 
 
 
 
 
 

0722,东山岛

2017-7-27 0:51:51 阅读3 评论1 272017/07 July27

查找以前去东山岛的那篇日志,竟是写于2008年7月。

时光真是指间流沙,还一直以为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。

那篇日志写道:希望那年夏天还能再去一次。未曾想再次去,已相隔9年。

2017年的盛夏,7月的东山岛度假新城,已经大变模样。

即兴出发,随意行走,向来都是我最爱的方式。

依靠手机导航指引,上高速往福建东山岛不过一个半小时路程。

先是随意输入“东山岛”,被导航带到一个荒芜的小山包,看不到海也看不到路。

先是在这座小城镇里四处逛,感受这个地方干净的面貌。

再搜索一个叫做“东山岛度假新城”的地方,跟随导航,走到“百亿新城”的牌坊,我便认出了这地方。

9年前的那些烂尾楼,现在已经各种高楼林立,找不到当年的萧条。

最后来到海边,我不记得是不是9年前的那片海,反正能看到海总能令我开心不已。

沙滩边上长长的观海木栈道,有几家海鲜酒楼,规划整齐干净,看着舒服。

4点的阳光还很毒辣,周末前来游泳的游客还没涌至,沙滩上还没到最高人潮时间。

农历廿九,最高潮位时间是深夜11点,下午四点的潮位低,海水退出很远,留下大大的沙滩。

这里保护不错,长长沙滩几乎没什么垃圾留下,我喜欢那片细腻的沙滩和干净的海。

远处那座山已被高速公路缠绕,靠着对比图片,我认出了此处正是9年前的旧地。

多年之后,我还在,海还在,沙滩也还在。

多年之后,我不是当年的我,海也不是当年那片海,都在悄然改变着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7 0:51:51 | 阅读(3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0724,如前

2017-7-24 23:19:30 阅读6 评论1 242017/07 July24

渐渐的,日子淡回从前,于是有了更多个人空间。

当愿意静下来不执着某种情绪时,能更懂得情绪背后所隐藏的真正的诉求。

而不带评判去看到这些内在的诉求之后,内在深处那个哭闹的小孩因为被懂得而逐渐安静下来。

当内心变得丰足之后,自我认同感慢慢好起来,感知又开始细腻了。

逐渐让自己沉默,这不同于以往,这份沉默比从前更有力量。

所以闲暇的半小时光阴可以消磨在小咖啡厅里,不看即时通讯,不看关注的各种资讯文章,不听任何语音课程,

只是安静的观察咖啡厅里各个角落的人,偷偷听着别人聊天的话题,细细看着各人的表情,

然后腾空脑子,用心感受面前这杯摩卡的香味,这是对一杯咖啡表达的最大的敬意。

今天换了一家店。

学习去选择不同的地方和品尝不熟悉的口味,其实也是在学着接受失控感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4 23:19:30 | 阅读(6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0705,用味蕾忆从前

2017-7-21 23:55:02 阅读14 评论1 212017/07 July21

一年多前,同学群里一直在提鱼肠米粉,半夜三更会在群里喊大家一起出来宵夜。

好像“鱼肠米粉”不能作为正餐似的,他们只会在深夜里群聚“鱼肠米粉”。

鱼肠米粉就是那个时候回到我的印象中的,虽然没跟大伙儿一起去吃,彼时没精力熬夜。

某天经过韩江路的某小巷口,小店门口写着“鱼肠米粉”,不太显眼。

想起某同学喊大家一起“鱼肠米粉”,说的应该就这家,同学家就在这附近。

何谓“鱼肠米粉”?就是草鱼肠洗干净连着鱼肝一起煮米粉。

在外地人眼里十足的黑暗料理,但爱吃海鲜的潮汕人喜好的就是那口满带鱼腥的汤水。

很多很多年前,鱼肠米粉、鱼肠火锅是我的最爱,彼时新陈代谢快,胃口极好。

后来的后来,这两款美味在我的日子中消失,几近被遗忘。

所以忽然看到时,还是很想念那一碗腥鲜的汤水和米粉。

吃不了宵夜,就换成早餐吧,小店要在早上10点才开始营业。

空腹到10点多,到店里点一碗鱼肠米粉,老板出去采购,只好老板娘掌勺。

当这一碗米粉端上来时,有个熟悉的感觉回归。

不知道是因为老板娘平时不掌勺的原故,还是因为多年以后的今天吃过了太多美味,

这一碗被我期待着的鱼肠米粉没有当年的好吃,鱼肠也不够爽口。

但总算是过了一把瘾,一碗米粉汤唤起了某些记忆。

菱角,我们叫它莲角。

一般都是剥掉外壳用来煲骨头汤,或是焖炒也不错,也可以煮糖水。

那天看到连壳一起洗干净直接焖熟的这个样子,也一下子就想起小时候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1 23:55:02 | 阅读(14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0718,前美村

2017-7-20 23:13:36 阅读9 评论1 202017/07 July20

这个地方,与汕头周遭小景点一样,被我无数次踩踏,独游或者群游,已经算不清次数。

尽管如此,然,久不久过个一两年,仍会惦记起那些老屋那些小巷。

哪怕不是因为拍照,没有相机随身,仍然愿意在这熟悉的小村里走一走。

澄海前美村,不走陈慈黉故居,只走后面那一片没有变成收费景点的村落。

无论与谁同行,每次必走永宁寨,看方寨里有着一扇又扇门的幽长小径。

每次都喜欢去文园小筑走一走,去跟住在里面的阿伯打声招呼,然而这次阿伯不在。

打过招呼之后必定要登上二楼,去看那排镶嵌彩色玻璃的长窗,再透过窗户看一排排的潮式屋顶。

还要站在二楼的走廊俯视一楼天井的日常生活,狠不能在那儿泡一壶茶赖上半天时光。

每一次都要重复着这些路线,每一次都要说服同行者与自己一样深受这些个地方。

每一次的重复,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,好多的画面都被记录在记忆深处,即便不借助照片,也能想起。

用手机记录一下这次随兴而发的旧地游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0 23:13:36 | 阅读(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0719,杏仁芝麻糊

2017-7-20 12:43:24 阅读7 评论2 202017/07 July20

认真回忆一下,印象中似乎不曾吃过杏仁芝麻糊,尽管对这种甜品并不陌生。

又认真想了一下,虽然一直强调自己不爱吃甜食,但这个想法似乎只是少年时期对自己的一种误解。

少年时候确有那么一段时间挺抗拒甜食,具体原因不明,然后就一直把它当自己不喜之味,延续至今。

后来有时会觉察到自己可能并非真的抗拒甜食,只是谈不上喜欢,且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一般不会主动选择之。

但若真的吃起甜食,也会挺享受那种甜滋滋的味道,不会心生厌恶,对甜度级数的接受程度好像也超乎自己的认知。

但当一件事情进入大脑记忆层之后变演化成固有思维,也就是现在流行的说法:习性。

一听到甜食,胃部和舌头味蕾就滋生一种腻腻的感觉,语言上的反应就是本能的蹦出一句话:不爱吃甜食。

所以在大脑记忆数据库中搜索了一下,显示似乎没有认真的吃过一碗杏仁芝麻糊呢,袋装速食的除外。

长厦路金园路交界,无数次经过,从来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家小店。

夜晚十点多经过,带着“不爱吃甜食”的想法坐在小店里,点了一碗黑白配。

在把甜品送进嘴里之前,我知道黑的是芝麻糊,并不知道白的是什么。

当白色糊状食品在嘴里漾开一股清香时,童年的幸福感瞬间在口腔弥漫开,那是小时候在中山公园里喝过的杏仁茶的味道。

小时候去中山公园玩,要是能在公园餐厅那里喝上那么一杯杏仁茶,那将是公园游最期盼的环节。

我几乎遗忘了这个味道,记忆蹦出来时甚至连当年画面中的那缕阳光也一并想起。

据说这是一家生意很好的甜品店,只卖杏仁糊和芝麻糊两种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0 12:43:24 | 阅读(7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0717,夏夜的云

2017-7-17 23:49:42 阅读6 评论0 172017/07 July17

最近的夜空总是飘着洁白的云,城市的光污染照亮了夜幕。

这样的夜象令人想起香格里拉独克宗古镇夜空的祥云,

想起那一夜在那里支起脚架按下长曝光,后来那一镜头的影像被我制作成明信片,

而同在一起等待我慢门结束的小旅伴们,生活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,

偶尔相互记起,却已极少联系,惦记印记在对方的朋友圈中。

雨水冲刷出凉爽的夏夜,悠然漫步,释放内在不安的能量。

镜头记录下这温柔的时光,愿想起时满是温存的画面,愿回头时满是笑容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7 23:49:42 | 阅读(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0714,终于

2017-7-14 23:39:52 阅读8 评论1 142017/07 July14

说起冷静的面对各种状态,冷静得几近冷漠,还有某一段时间无缘由的低落和隔绝,Dr. zhang说都是正常的反应。

冷静是理智的占据了主导,冷漠则是自我的保护层,这些都是应激状态下很好的表现。

而无缘由的低落与隔绝,则是应激过后的焦虑与恐惧的释放。

这些都是自我成长,内在变得强大的表现,比预期要好很多。

能有这样大的进步是自我有强烈觉醒愿望的结果,但整个过程很艰难,不仅要愿意去接纳,且还要肯去行动。

说到这里甚至能感觉到Dr. zhang很想为这样的结果鼓掌,这掌声既是给他自己,也是给坐在他对面的这个人。

最后,Dr. zhang问接下来有什么样的目标,有什么需要调整的状态。

想了想回答,暂时没有任何想法,知道有时候还是会有反复,但这种反复的状态是带着觉知,也许不再那么难面对。

不知道这样的现实生活要翻滚到什么时候,但暂时好像也看不出能有什么新的局面出现,只能顺应着,观察着,体验着。

然后双方决定应该就此按下stop,作为反复了两次的历时近两年的调整的终点。

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不要什么,知道如何去取舍和平衡。

会不会越来越好这个很难作结论,但我知道内在会越来越清晰明。

后来,给自己点了一杯热饮,为艰难蜕变成蝶而庆祝,也为早上被幸运垂青而庆祝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4 23:39:52 | 阅读(8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0629,出院

2017-6-29 23:37:00 阅读12 评论2 292017/06 June29

尽管曾在医院住过一个半月,畏惧的情绪没那么强烈,可仍觉得那是个挺凄凉的地方。

尽管自己当年那段时间总是坐着轮椅被送往各检查室、治疗室,对依靠轮椅行走没有那么抗拒,

可老人家被护工用轮椅送下楼上车回家而他居然没有抗拒这事,还是让我内心一阵不舒服,

那么倔强的老头,总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壮年的模样,我以为他会拒绝轮椅选择自己下楼的,可这次他居然没有。

今天去接老人家出院回家,可是看着他摇摇晃晃孱弱憔悴的样子,忧虑满心。

回到家里,父亲逗母亲开心,病榻上的母亲含蓄的欢喜。

然后,急性子的姐姐和倔强的父亲因为用药的事情争论着。

生活一如往常,充满着杂乱、焦虑、隐忍和期盼。

就这样朝朝暮暮一天又一天,愿日子平安。

作者  | 2017-6-29 23:37:00 | 阅读(12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汕头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安安静静沉淀自己的心事,点点滴滴流泄细微的美丽。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